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三城記》精簡影評

更新時間:2019-12-28 手機版

  電影《三城記》由張婉婷導演,這部影片是導演對她在2003年拍的紀錄片《龍的深處:失落的拼圖》的“前傳”。此片最大的賣點就是講述了一段成龍父親房道龍和他母親陳月榮的愛情故事。該片票房1115萬人民幣,比起這部耗費巨大的電影來說,這樣的成績是不理想的。

  一.可取之處

  要說本片到底有什么可取之處,就得說該片對于光的運用。在片中樹林贈槍那段,先是用全景來交代環境,樹林里滿是落葉,夕陽的光透過樹林照在兩人的背影上,暖色調給人帶來溫暖的感覺,然后通過逆光且略帶仰拍的方式,拍出一種細膩溫馨的感覺。雖然故事發生在深秋,暖色調給人帶來愛情的暖意,正如片中湯唯所唱“你在深秋,給我春光”,這唯美的畫面給人印象深刻。

  二.導演籌劃

  該片籌劃從2003年到2010年,花了整整七年的時間編寫劇本和找好投資。據張婉婷回憶,所有人都因為太貴,逐漸放棄了這個劇本。09年的時候原本有人投資,后來連定妝、選景、服裝等等都做了,臨近開機前半個月, 對方欲將預算砍半,最終項目擱淺,浪費了100萬人民幣。

  該片的賣點是講述成龍父母的故事,而恰恰是這個賣點毀了這部影片。拍一部片子首先要確定的是該片的受眾群體是哪些人,而該片的受眾群體恰恰是崇拜喜歡或者想了解成龍的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該片受眾群體小眾,而崇拜成龍的人恰恰是喜歡動作片的,他們是不會為了一部愛情電影勞神傷財的。這只能說該片是導演張婉婷對成龍盲目崇拜的一種產物。

  三.湯唯演技

  在她夫死帶著兩個孩子逃難的時候,她的獨白有氣無力,“這是不可能的,當然不可能的!”說的毫無她被婆婆嫌棄的憤怒和獨自帶著兩個孩子逃難的艱辛,話語死板。在另一段她與劉青云在戲臺唱戲的時候,鏡頭中有兩個拍攝主體,一個是劉青云,一個是湯唯。鏡頭給予劉青云以頭部特寫,來展示他須生唱功,也是對開頭他與領事館主的兒子一起唱須生的呼應。而給予中景的湯唯卻小動作不斷,眼睛珠轉個不停。這兩個鏡頭都足以說明她的演技帶有過多的肢體動作。湯唯在這行起步晚,她20歲參加中戲的表演培訓班,21歲才考入中戲,一開始他是演話劇的,正是因為她擁有那種沉靜中帶著憂郁,柔美中帶著剛強的氣質,偶然間被《警花燕子》劇組看中,參演燕子一角,也正是因為這部電影漸入人們的視野。雖然她在的演技不是很理想,可她那種獨特的氣質在《晚秋》中得以展現得淋漓盡致,她不需要過多的臺詞,那是一種像花的芬芳的氣息一樣沁人心脾。一個好的導演,想拍一部好的電影,需要找到合適的“類型演員”。這是導演在選角上的失敗。

  四.影片敗筆

  該片片名“三城記”,可片中三座城市之間的轉換卻不明顯,影片部分轉場先用慢動作突出人物的面部特寫,以漸入下一個場景,用來突出這段回憶的沉重,可忽略的地點的轉換。在片中開頭他與老外唱須生,并引起他的回憶的一段,并沒有突出地點的轉換,把觀眾弄得云里霧里。該片宣傳低調,卻選擇在8月27日上映,無疑會與同時段上映的《終結者:創世紀》與《刺客隱聶娘》競爭,再加上鑰匙延期的《大圣歸來》與《捉妖記》,該片注定被隱沒。

  該片在整體架構、人物選取等方面存在錯誤,導演似乎陶醉在“龍的誕生”的偉大時刻中

  無法自拔。使影院里的觀眾感受了一回“不在寒冬,勝似寒冬”的冷顫。總的來說,對于中國當下文藝愛情片魚龍混雜的大環境來說,這依然是一部畫面唯美、把握細節、追求真實的誠意之作,導演也真心想講一部故事講好的。可如何把一部故事講好,這是當下中國所有導演和編劇所面臨的問題。

> 澳客网彩票-首页